_1130543.JPG

      這次的模型,是參加學長的合作企劃 (暫時保密,不過我想大家都知道了吧?) 的東西之一,配了原創水貼的 I 號戰車!!
      製作上因為對方表示不要重舊化,所以只在底色上運用了"WASHES" 跟粉彩兩種而已。
但就是因為只有這兩招,所以要呈現出自己滿意  (雖然不知道委託人對結果怎麼想(代行失格))  的結果意外的不太容易。這就是所謂最簡單也最困難!?不過因此對於粉彩使用上有了新的心得。

 

 

============老樣子的廢文三千==============

 

 

 

      首先,由於模型套件本身就是安定到不行的烏龍(中期),沒甚麼好講的,更正,或許就是因為太安定了,所以對比現在的烏龍套件真是....那時候CP值真高啊,喔不,應該說製作上給人的感覺與價格比才對,因為現在的烏龍不是拆了一堆不必要的零件,就是把必要的(?)像魔術履帶跟金屬砲管蝕刻片之類的零件閹割調(汗)
 

      上色方面,因為不太敢呈現出太個人的風格,所以用了傳統的Pre-shadow,然後考慮水貼顏色 (那時候雖然知道大概顏色,但還不知道實際狀況) 的關係,弄得比較亮,然後想說不知道水貼什麼時候到,所以想說先WASHES把細節弄一弄,所以上了半光澤透明漆(原本是全消) 順便兼保護底下水性漆別發生之前 (之後會補的文章) 的悲劇,洗一洗後收工等水貼。

_1130479.JPG


(幾周後......)

       等學長的原創水貼印出來後貼上水貼;其中,雖然有刻意把底色弄得比較亮,但是因為水貼發色遮蓋力不太夠,所以實際是貼了兩層重疊以克服發色問題,但缺點是水貼厚度會變厚算是小遺憾吧,總之,之後噴上透明漆保護起來,才開始舊化。(進入本文的重點)

      這次在舊化上因為秉持簡單舊化的關係,所以捨棄以前所有的各式各樣的舊化方式,將舊化方式集中在最基礎的WASHES跟 粉彩上;但是...不知道該說是死性不改呢還是(笑),總之就算是只有粉彩,在製作時還是試圖用粉彩表現出各式各樣的變化及層次(炸) 所以其實這次的這件可以定義為"粉彩使用練習" 將所有的製作上的精力集中在粉彩使用上。    (然後就從簡單代工變成硬派的理論實戰!!)

      說到粉彩喔,雖然這次也只學到了點皮毛,不過總算是對前一次的失敗事件(之後會補的文章)有所交代,我不太確定這次文章中我所謂的"突破"是不是真的"突破",還是只是單純我忘了而已,因為以前好像有過類似的操作方法,但是不確定是不是因為我這次的突破成功而可行,還單純上次的製作條件容許我那樣做。總之,這次的操作讓我確實地找到比較容易粉彩的操作方法,趁還沒忘記時先記下來。(記得之前應該是第一次使用這技巧時的部落格文章沒看到這部份的記述)

_1130490.JPG


      總之,問題是出在"溶劑"上,過去 (記憶中) 使用溶劑處裡粉彩皆是採用高石誠大師於「指南」或是雜誌上的一慣方式,使用民屋水性漆溶劑來操作,除了一方面那是書上記載而確定能用的外,那也是我開始學舊化時最早學的方法,所以其實因為習慣上的理由就用到現在,此外,記得以前忘了是用了能融琺瑯系的甚麼東西,好像不太融粉彩,所以就讓我產生了融粉彩時不推薦使用琺瑯系溶劑的記憶;雖然我確定我有次有特別做實驗研究溶劑差異,而確定了琺瑯系溶劑的可用性外,但是對於比較水性、琺瑯系兩者間的差異還是沒做特別的研究,此外,因為我確定水性漆溶解時粉彩的固定在模型表面的能力大幅優於琺瑯系溶劑,所以可能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我才一直有粉彩就是用水性溶劑操作的直接偏好。

      但人,總是會從錯誤中學習;由於在過去幾年來好幾次的製作中,我對於粉彩的掌握一直是十分不上手,所以這段期間,我一直有在找原因,找到最後不得不回去翻一切的起點(應該說風格轉變的起點) 「FAQ2」,不知道該說是不是習慣,對於遇到問題我老是習慣會去找書找資料,而不是自己去硬幹。總之,在重新閱讀書中內容後,我發現一句非常有意思的一句"It's important to do this with WS not with fixer",這句話剛好打到我過去一直在心中揮之不去的問題(而且最近才吃苦頭),真的有時候...同樣的文章第一次看只知其一,但是在看過一次後突然就知其二三...總之,既然水性漆溶劑有fixer的功能而不推薦使用,那就乾脆之後都改用琺瑯溶劑來做拉!!!

(゜∀゜) < (天啟!?)

      所以這次不才所謂的突破其實是指捨棄了水性漆溶劑,改用琺瑯系的溶劑來操作粉彩。此外,因為之前有使用民屋琺瑯漆washes的經驗,所以這次在操作上特別避開他而使用目前我已知我覺得最好用(但是不融民屋琺瑯漆)的OWS (無臭石油精),目前操作起來,這種新的溶劑的優點在於:1.快乾,能馬上知道結果;2.不會融出粉彩中奇妙的物質,而造成奇妙的光澤;3.味道不重;4.因不容琺瑯漆的特性,不會傷到我平常愛用的舊化效果。總之優點真的比以前好很多,光是快乾這點上就擁有壓倒性的操作優勢,經過幾年的思考,終於被我找到答案了。(遠目)   雖然這材料有表面附著力真的很差的問題(手指一碰就掉),不過這方面的問題配合過去習之技術材料應該就可以解決無誤。總之這次的發現對我個人來說,確實補足了個人在粉彩使用上的一塊。(真的是用年來算啊,這些問題...)

      最後補上關於實際的操作部分:操作上其實就只是把粉彩混進溶劑中,或是先把大量粉彩灑到模型上後用溶劑抹開,再抹的時候一並調整塊狀分布及向作Streaking effect 時拉出些線條,最後等溶劑揮發後,拿棉花棒或毛比較硬的筆來抹去修整不滿意的部分。那由於粉彩固定不太住,所以修正容易的。不過這方面又牽扯到一些粉彩固定問題,目前正在思考能不能利用ak的fixer混合溶劑去作出黏著力比較差的溶劑,不然就是先調整好粉彩分布後最後在小心點上fixer來固定。不過根據之前經驗,用fixer的時候會產生水紋這點不太確定是不是記錯,還要再嘗試。

      另外,雖然在上一次的失敗例的時候還好,不過這一次我把一部份的思考放在整體發色感覺上;如同我幾天前在製作中於鋪浪發表的問題:「 這次在製作中有種抓回一年多前做戰車時的感覺...(但是是來自於遇到困難=3=) , 越來越懷疑,之前我對於我做的戰車所謂的"沒有表現重點"是來自看過各式各樣的風格及各式各樣的技法後,把什麼東西都搞上去,然後技法間的效果互相牴觸,以至於最後變成"沒有表現重點"的表現結果... 所以反過來說,在製作的時候,就要依題材,想法,想做的東西來調整製作方式。雖然說好像是理所當然...但同理就會變成沒有SOP,完全要依靠對於各技法的表現特性來做組合才行。 感覺好像有好幾次就是一開始有抓到感覺,但是舊化做著做著就失去焦點了,一種為做而做的概念 。」 所以這次在粉彩後,特別觀察顏色,決定把背上了粉彩後所破壞掉的部分細節給重新洗出來。(諸君!!\我再也不要為做而做拉/)

_1130492.JPG

上粉彩前跟上粉彩後效果差真多...(望圖片那兩台差異)

      最後,關於履帶部分... 這次在製作上因為主要聚焦在粉彩跟Washes兩種而沒做別的東西,所以有多餘的餘力來思考這幾年來的履帶表現問題,主要問題由於過去做的履帶在變化上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關於顏色的部分都糊在一起,跟網路上常看到對比鮮明的履帶有一大段差距。所以正在尋找'要怎麼弄,要如何在粉塵、金屬感、鐵鏽、泥巴石頭之間獲得平衡,還真的是很疑惑,雖然方法大概有個底,但不知道為甚麼總是弄不出來。不過這次因為更改了粉彩溶劑,在控制上更為簡便,所以未來在這方便應該會有比較好的...可以拿來比較研究用的"對照組",順帶一題,這次的履帶...因為只有做使用出原本的履帶底色跟粉塵粉彩的顏色兩種,至於金屬色跟其他種顏色變化在這次的製作中還沒有特別的成果,所以目前是打算以後未來要先用一般顏料弄些簡單就畫顏色變化後,再上粉彩,最後再弄處理金屬色反光的部分,不過筆身不太進去的部分有點...要再努力思考怎麼解決。(初步規劃)

最後來看看這次的東西吧...

 

===================我是照片===================

_1130543.JPG

這次上色只用在底色上上了粉彩跟washes而已,但能做出這樣的效果還是讓我蠻意外的。

_1130532.JPG

_1130546.JPG

懸吊部分總攬

_1130546 zoom.JPG

放大

_1130536.JPG

總覺得履帶的顏色太單調了,沒有強調出接地面部分與一般部分的顏色差。

_1130538.JPG

_1130528.JPG

最後補上兩張上方視角的圖

 

補上兩項心得:

      最近一年來在研究底色上色上面,發現了一種很有趣的顏料狀態,明明就只是很薄一層,但是發色能力卻非常的好,而且噴出的效果我還蠻喜歡的,而且最有趣的是,看起來那個狀態的顏料並不是單純加溶劑去調稀,所以思考了過去幾次碰過這種狀態的漆的可能性...我在懷疑是不是溶劑中的緩乾劑比例的問題,還要再研究研究。

      另外,如同之本文中提到的,用琺瑯系溶劑來操作粉彩很可能不是我第一次這樣幹,只是說為甚麼在第一次操作完後就忘了這點實在是蠻令人害怕的。看起來原因除了一部份是當時製作完後沒有立刻記錄下來,另一方面是那一件之後的下一件,為了其他的目的,使用了老方法的水性漆溶劑固定粉彩,所以使得不太熟悉的新方法就這樣被我遺忘了(汗),就追求進步的觀點來說,實在是蠻恐怖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asyo 的頭像
Kasyo

卡修的個人備忘錄

Kas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