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行,我受不了了,我決定要來把這一兩年來一直搞不清楚的事情整理一下,釐清一下自己到底在想甚麼。主題就是關於某綽號的事情。以及其之後的相關問題。基本上是跟自己才有關係的文章,所以完全不認識或是對模型以外沒興趣的人就別管了吧。

 

 

 

 

話說從頭,綽號問題最早是兩年前的某綻櫻盃,當年為了參加比賽準備了一件戰車去挑戰單品項目,然後剛好不幸與社團學長撞了題材。被開玩笑(???) 的認為不才菜菜我在戰人,於是被封下了這奇妙的綽號。

事後觀察在團體的關係之中,這綽號可能是個雙關詞甚至是附帶了不知道哪來的標籤與更多的刻板印象。

首先,先由比較簡單又膚淺的刻版印象狀況談起。就我的了解,在大多數的情況下這些因為對於綽號而產生的刻版印象主要是拿來消遣人,並沒有其他多餘的惡意與偏見,甚至抹黑。所以有時候連個人自行遇上的倒楣事情都出現以詛咒之類的形容詞來自嘲。然而久而久之,開始出現無論是新人或老相識漸漸開始搞不清楚狀況,分不出來甚麼是因,甚麼是果。一旦看別人做了甚麼事情就不會在意當事人是基於甚麼樣子的想法而去實行,而是因為當事人是他們所謂的”XXXXX”,為了符合他們對於所謂的XXXXX的期待與期許(?)”而去解釋當事者的行為。這種完全沒有邏輯性的狗屁思考方式居然甚為風行,將個人單純天然(???)的思考方式去帶入到所見到的每一個人(好吧,至少是不才菜菜),甚至在當事者否認並提出解釋的情況下完全視而不見,否認人與人觀念間的複雜性與差異。讓人相處起來甚感疑惑,不過這種想法顯然與當事者的生活概念有著次元等級上的不同,至少在他們的生活上不會碰到這類問題。 當事者:啊我這輩子認識這麼多人就只有你會這樣 阿怪了,明明我生活上看到的人就不是這樣的生物好吧,所以難怪我可以在四天內從開盒到完成搞定一架蛋機拿去參加一群人所約好的活動;可以在活動展期的最後一天為了活動需要,硬是擠著頭皮作出架應景品;還可以在社展中將一整張展桌填滿。

 

再來才是重點,先前提到關於綽號的雙關性,就個人的理解。除了其中一個是指撞題材方面的事實。另一個似乎是一種欣賞與鼓勵?所以在之後的交流上,出現了指導、指教、測驗等詞彙。

先不談個人不太會應對的欣賞與鼓勵好了,這個之後再延伸過去。光是指導、指教、測驗等詞彙就夠讓人困擾了,能說一個人有資格去指導別人,指教他人,甚至是測驗他人。想必這個擁有資格者必然有被指導、測驗者所欣賞的特點。然而令在下不才菜菜疑惑的是,被人這樣說的菜菜,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有何能何德能夠獲得這樣的能力與權利。我根本完全不清楚我到底是為了甚麼,因為甚麼,而被欣賞,我根本不知道在說這些話的人眼中,他們到底是欣賞哪個部份?我所認為的,跟他們所認為的是一樣的嗎?我所認為可以指導的重點跟他們的重點是一樣的嗎?有沒有可能我所認為的優點根本是他們的缺點?這樣我憑甚麼有資格來做這些事?以至於我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去面對這些欣賞與鼓勵。I totally don’t understand what are you taking about!!!! What should I do???????然後之後再來說我留一手,他X的,我根本不知道自己留了甚麼東西,搞不好我留的還是我所認定的屁眼勒。能幫到人我也想幫到人啊,問題是你到底想要甚麼,需要甚麼我根本不知道,就算是Newtype,某些人也要開過裸體聊天室才能達到人與人之間的互相理解好嗎。順帶一題,我不是newtype,我更不想跟人開裸體聊天室,意者謝謝再連絡,最好連聯絡都不要。超級正妹除外(….)

        所以那些只扔幾張照片,或是東西拿出來說要指導的人,很抱歉我真的沒辦法提供幫助,除非當事人能說出到底我能幫忙甚麼。認為我不識大體,不懂得回應鼓勵的人,我也沒辦法回應他們,因為我搞不清楚他們在說甚麼。說我不會去跟人交流的人,我也不知道能跟別人交流甚麼,我盡可能不在想交流在別人面前講些屁話。除非我認定這人就是這種水準。在社群網路上也老是潛水看世界,因為我不知道當我浮上水面時出現的是討人厭的髒油污呢還是水面上的美麗浪花。

 

糟糕,寫到後面越來越激動,越來越不嚴謹,越來越隨便。不過也不知道能寫甚麼了,第一段還是稍微觀察、了解與分析過的東西,所以還有辦法寫。至於文章後面則是完全是源自於無知疑惑而產生的東西,也只能繼續終於疑惑。雖然照理來說應該要去各方嘗試來試探看看自我定位啦,不過又常常不知道這樣是否太超過他人底限所以就放在一邊,不過能寫出這篇出來,也算是一種試探吧。

創作者介紹

卡修的個人備忘錄

Kas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